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纪实小说 野种——002名字的由来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许林聪    阅读次数:1655    发布时间:2019-09-26

这一夜喜得发疯的海晟,永久保存不了这时的记忆,唯有自己知道苍天没有亏欠过他,所似乎带着说不清楚的喜悦。

走到小孩的身旁边弯下粗大的腰,双手抱起孩子在怀里蕴含着,微笑着给孩子一个脸色,但孩子看不到父亲的笑容,看到的是黑暗中没有万物的角落。

父亲总是说着:“我给孩子一个微笑,却不给我一个笑或动作哈!可惜就是不给我留面子,看来这孩子长大定比我威风八面。”

旁人说:“是哩,是哩。我们还是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海晟如意吉祥地说:“好,起啥名呢?二爸你来起个吧!你读两年书!”

抽着叶子烟地二爸说:“好哩!”

二爸脑子想了想,思考一下,犹豫不决地说:“值儿啊!你刚才不是说孩子不是比你威风嘛!就带个威,叫海威。但威有点自大,还是再加一个漫吧!叫海漫威!海威是乳名,在本地用,海漫威在有事业后叫吧!”

哈哈!哈!哈!一手抱着刚起名的海威,一手握住二爸表示致谢!方同大笑!有些邻居道别这喜气洋洋的屋子,回到家二话不说就入睡了。

海晟带着喜气劳累过度一天,更不知道现在是几点,看着时间

已经快是零晨一点,已准备入睡的心意。

第二天早上太阳还没出山,早早起来打扫卫生,搞得杂音一个接着一个往外送,直到庭院收拾完毕,再抬头看到岩石上躺着一个人,似乎吓着一跳!

“这谁啊!大清早就躺在这里哪?”惊慌失色的脸往前一看,那就是熟悉的背影。原来是他的老父亲,嘴里唠叨着父亲怎么在这里躺下,叫他时也不答应,醒了问他发生什么也不见回声,拉着他父亲的手时,他父亲海半边这时才有知觉,看到儿子闪闪糊糊在面前,便说:“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是不是哪。孩子呢?怎么不见哪?”

儿子半信半疑地不知道怎么回答,倒底是什么事儿,半天也说不出口。当海半边看到儿子这么慢慢吞吞,便又问到:“树难生的孩子还在吗?”

“在啊!我的父亲你是怎么了。”

听到儿子的回答才知道自己做了个梦,他那梦把他带到惊下的世界,感受到就是真实的,似乎不曾知晓这梦给他什么暗示。

海晟不知现在父亲发生了什么,是不是父亲生什么病或者是高兴过头血压高晕倒了,不知真相的海晟并向父亲赔罪,怪昨晚上高兴过头没照顾好父亲,让父亲睡在这里一个晚上似乎很惭愧,海半边不怪罪儿子照顾不周。

海晟告诉他,昨晚上就给孩子起名字了。“胖小子。叫啥名字都取了。”

“乳名海威,事业名海漫威。”

“起得好,喜欢的很,喜欢的很哪!”

听到这话海半边高兴不得了,忘掉了昨晚喝醉的事,死活要去抱抱孙子。听到屋内传来两个孙女的哭声,叫儿子去看什么情况最好叫她们别哭吓着弟弟呢?其后奔向屋内寻找自己的孙子。

越是喜欢自己想要的结局,苍天才不会给人自由的选择,而是背叛自己的心理,逼迫你向逆时针方向!海半边也是这样的人物,总是想着能看着孙子长大,可惜生活逼迫你不得已而为之,这样分别了父子?去哪二十儿里路程养老。

海半边生有五个儿子,两个女儿,当年的他千辛万苦才把七姐妹养大。对于自己来说谁来养老都是一种福气,都是一样的喜悦。儿子们的看法是谁能控制这老爷谁就来养,于是家族把这位脾气出怪的老人托付给三儿子。

三儿子是个明朗是非的人,为人相当不错,从小都有说服能力克服自己的父亲,父亲也很采用他的话,父子关系相当不错的,分地多给他一半。

这样的安排,海半边是相当于赞同的,觉得自己与三儿子生活的来会幸福的。于是不久准备去离这里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踏进三儿子家的大门。

海晟不是太会照顾妻子,妻子产下儿子隔了三天就去镇上卖叶子(海晟当时是一位小商人,卖茶叶为主,小商业是他的挣钱的活路),所以夫妻之间关系还是满复杂多变的。当树难看到两个孩子打闹看不惯时,太想给孩子两巴掌。沉重的身体几乎让她站不起来,当时就骂着两孩子,再哭着骂没良心的丈夫,老子给他生三个娃,却不体贴我们女人生孩子的痛苦,他这个王八蛋,龟儿子,说着就抱着头埋藏在被子里哭泣。

海艳芳作为姐姐已有六岁,看到母亲痛哭在床不知似好,也只能傻傻的呆着看母亲!海艳玲看着母亲没做什么动作,依旧欢呼扯着姐姐的衣物,扯破一个洞再继续一拉,漂亮的衣服撕了很大沙洞。海艳芳怒火攻心,双手向海艳玲一推,力气小的海艳玲抵挡不住这般力量,屁股便往后面一坐,惊的吓着做出刺激反应。

海艳芳看着衣服被扯破变丑了,便转过脸给海艳玲一巴掌,不过引的,再添上几去脚上去,不对劲就闪开一躲,再偷偷看妹妹的反应。瞬间屋内两种哭声吵醒海威,海威睁不开眼也看不见这世界,也跟着哭声哼了起来,成了混杂音。

海晟做生意,老早收起摊子回家,生怕妻子喂不了猪牲口,所以五点整就到家了。看到家里乱七八糟的,也没说躺在床上的妻子,妻子骂他扯起话题,说:

“你这个王八蛋说说看,生孩子痛苦不痛苦,你回答我?”

“老婆,生娃痛苦不痛苦,我不知道嘛!我又不是女人,怎么能晓得生孩子的痛处嘛!”

树难在床上坐立起来,桌子有杯子伸手拿起来向海晟砸过去,破碎的声音在海晟面前响起。海晟感觉不对劲就去安慰,花言巧语的语言去诱惑树难,树难是经不起美言诱惑的,心理的恨立刻放松了许多,马上就烟消云散。

床上的海威突然“哼哼”两声,她的双手抱起海威,安慰的语言似乎闭不住海威的嘴,再“哼哼”的两声,作为母亲,便把母乳的美味塞到海威的嘴里。

海威吮着,原来那东西就是他没有睁开眼尝到的液汁,温暖到他的体温,滋润他的心田,更猜不出世界奇迹般的味道,从何而来,有多少正在等着自己去尝试呢?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43925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