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我想有个家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木蓝    阅读次数:1911    发布时间:2019-09-25

漂泊了半辈子,终于回到城里。揣着仅有的一点钱,在城里毫无目的的到处看房。一周跑下来,没有任何结果。新楼盘一套大概要二十多万,还是毛坯房,装修要钱还要时间。回来首先是安家,工作也没个着落,要贷款,去哪里找钱还贷。思来想去,还是去买一套二手房,现成的,最好带家俱,打扫打扫就可住进去。

这回不跑楼盘,跑房产中介。看了好多房子,不是太大,就是价格高。半个月过去,还是一无所获。我站在街边,看着鳞次栉比的楼房,却没有落脚之地。正在怅然之时,晃眼见一院子门旁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有房子出售。看着这个单位的小院子,一道小门,我毫无兴趣。老公在一旁催着,“走,看看去,反正也没事,无所谓嘛。”我被半推半催地进了这道小门,向门卫值班的大爷询问,大爷热情地带我们上楼,敲开了四楼一家端头房的门。

开门的是一个瘦高个的老头,清秀和蔼,说着普通话,象是北方人,听我们是来看房的,从里屋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留着短发,目光锐利,上下打量着我们,在一旁的门卫大爷介绍说,这是单位的工会主席,现在已经退休,是单位的老领导。我在她直视的目光下,向她笑笑,表示尊敬,喊了她一声“阿姨”。她免强列了列嘴,挤出一个笑容,侧身让我们进屋。在进门的一瞬间,我就喜欢上了这个房子。标准的三居室,白墙木地板,独立餐厅,三个阳台,虽说不上漂亮,也算清雅整洁。

各个房间看了一遍,户型方正,采光充足。家俱虽然不新,还有很老式的床头柜,但将就用也是可以的。谈话间,知道其儿子成家了,两代人住在这里挤了点,在别处买了大房子,准备搬过去,这里的家俱基本都不要。若我们需要的话就留下,我们微红了脸,难为情的笑了笑。

后来又去看了好些房子,总没有这套合心意,虽说是单位旧房,环境不如小区,一个小门,一条小巷,可就我们的条件,也只有这样了。住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个家,思来想去,最终决定买房。

终于在城里有了自已的房子,我们买了家电,锅碗瓢盆,住了进来。我把家俱全部抹了一遍,把地板也擦得锃亮,让孩子能直接坐在地板上拍纸片,打滚儿。在学校开学前,终于把一切都安顿好。

我心满意足地看着这个家,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家。我渴望有软和舒服的沙发,温暖光亮的木地板,宽敞的弹簧床,还有电视,冰箱,有小孩屋里乱窜,这就是我心里家的模样。现在终于有了属于我自已的家,而且还拉了电话线,装上了电话机,这样的生活我想我应该满足了。

把孩子送到学校,我开始找工作,生活就这样慢慢开始,渐渐融入到这座城市。春夏秋冬,寒来暑往,时间在身边无形滑过,岁月在不经意间悄悄溜走。孩子从小学到中学,一路走来,终于要离开这座城市,去外地上大学,而我们也将搬离这里。眼前熟悉的墙壁、地板,柔和的灯光、窗帘都散发着浓郁的温情。厨房的锅灶升起的烟火和飘动的人间清欢,尽在屋里缠绕凝结。这里充盈着生活本来的模样,那种安静的,温暖的,甚至慵懒的时光。

在城市建设突飞猛进时,老房子周围渐渐盖起了高楼,它越发显得这般的沧桑而有时代韵味。住在院子里的人渐渐搬离这里,换来一批批的租房户和新房主。我们计划把老屋卖了,老公每每走进老屋,坐在老旧的沙发上,仍然那样亲切和温暖。虽然房子小,旧,但却这样的融合而快意。“其实就一直住在这里也挺好……。“他嗫嗫着,“要不放着吧,等我们老了就住这里。”我知道他怀旧,对于老物件那是有一种割舍不掉的情愫。

我不知该说什么,端来茶,挨着他坐下,拿起摇控器,打开电视。他抽出一支烟,点上,白雾弥漫开来,萦绕而上。不知何时,一缕淡淡地阳光射进窗户,裹着空气里五颜六色的光斑落在沙发,洒在身上,这是夕阳的余辉。

“行,卖吧。”他似下了很大的决心。

我把房子挂了出去,迎接着一拨拨来看房的人。其中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居多,大多是创业的,孩子上学的,还有部分是居家养老的。一天,房产中介带来一位年轻男子,肩上斜挎一个工作包,淡格子的衬衣配着下身洗白的牛仔裤,看起来是刚下班那种,神情匆匆。进得门来,就一间间地仔细查看,看朝向,看阳光,看格局。边看边说,“这房倒是够住,小孩一间,光线也亮堂,家俱也很好,墙纸配的不错”。我说:“是啊是啊,到时打扫一下卫生就可以住进来,什么都是现成的。我也才装修一年,都是新的呢。”他的随和让我心情轻松,也很自然地和他搭着话。他没有象其他看房客,进来一面看房,一面说房子这不是,那不好,等说完了房子,话题就会转到房价上,借机压价,这样的套路我已经司空见惯。而他却是这样平和的,谦逊的,认真而随意的。他只是看房。

临出门时他转过头:“最好搭家俱,我的钱只够付首付,还要贷款。”他迟疑的眼神罩上一层雾,那种渴望而又无奈的雾。这眼神好似曾经的我,在我第一次踏进这道门时,也是这样躲闪的眼神,带着难为情的笑容,那种拮据的、尴尬的笑。

“可以的,你回去想想,若决定要买,我们又谈。”我没有一点犹豫。

关了门,坐下来,我感到老屋的主人应该是他。从他身上我看到了自已的影子,生活的场景总是在不断地重复,而相似的生活也在不断地上演。

手机响了,里面传来房产中介的声音:“刚才看房的人很喜欢你家的房子,他说能不能少一点,他想买。”

“可以的,连家俱一起给他。你让他有空来签合同吧。”我放了电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43925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