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以父之冕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雷露    阅读次数:7680    发布时间:2019-09-25

“记忆中,父亲一直是我所崇拜的第一人”。

我来自一个普通家庭里,但在成长路上的体会与感受,却是多姿多彩,父亲是我的指引者—他平凡而伟大。

父亲现在已过知天命之年,文革时期前两年生人。在年龄上,我和他之间隔出了33岁。那个动乱时期,父亲刚开始上小学就被迫辍学,当时从教育程度上可以说是一个目不识丁的文盲。9岁开始自己靠各种小零工赚钱,用以自己买字典,从零开始识字;14岁时期自己学完初中知识,超过自己的玩伴与同龄人。因参加当时县域举行的书法大赛获得当地冠军而斩获不少名气。16、17岁自己自费只身前往异地学习武术两年,可能当时的年轻气盛在学艺阶段过于操劳,伤处颇多,导致现在身体也存在诸多病痛。26岁那年与母亲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开始了人生的新旅程。因为家里的缘故,没等能在外面创业立足住,便被家里急忙催了回去,就没能有机会继续自己喜欢的事业。于己而言,何其遗憾!

从那之后他的那颗波澜壮阔的内心就开始研究电子琴、钢琴、箫和笛子。在这些方面潜意识里俘获着音符、旋律和乐器之间的“通灵之处”,所奏之曲目犹如高山流水般悦耳动听,所以在本地举行大大小小的歌舞活动都有其首席之位。而在当时的整体大环境之下,家庭集体制下让他不可能再有任何追逐理想的时间和空间。正如路遥先生在《平凡的世界》著作中所描述的情景一样,也许这正是那个时代的通病吧。每每与父亲谈心的时候,才逐渐明白其中的意味深长。

白驹过隙,转眼快过父亲33岁那年,我的出生让家人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我身上,在父母亲与姐姐的呵护下成长。而立之年以后的父亲酷爱写诗作词,用他的话讲就是感觉自己的年轻时代已经快过完了,想沉下心来找找小时候那种焚膏继晷般的感觉。小学阶段,由于体弱多病而被迫离校,父亲理所当然成为我的第一任老师。从开始学习练字拿笔开始……此刻于他来说,最大的理想就是对我的教育,尽管会放弃掉其他许多东西。从中我能感受得到他内心的炙热与滚烫,我知道他是想用自己当年未完成的理想在我这里画描纹身、找到寄托与希冀……

父亲亦是我心中的“塑造之父”。不管是塑造自己、家庭还是艺术,他是成功的。也许“成功”这一概念每个人有着不同的观念。在物质纵欲的当下,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本就林林总总,也许多数人会把成功与金钱的多寡绑定在一起,对其他的人和事评头论足。现在的人们大多数是各自蜷缩在自我的一个角落里盘算着所谓的生活。在我个人的信条里面的“成功”,这一高尚的词有着它的本我价值、自我价值与超我价值,就如毕加索的抽象画派一般,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小时候喜欢粘着父亲是觉得他太强大、太伟大、文武双全,让幼小的我感到心中无比欢喜;长大后仰望着父亲是觉得自己较于同龄的他而言难以望其项背。在他的身上,对于人生而言,征服困难,就是荣耀,做人更应不卑不亢。对他来讲,永福之意在于:“年轻时以自己为荣,现在以我为全部理想”。

从父亲的光辉之下成长的我努力学习着他对人生的态度与执着,我的人生也需要自己塑造。正如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所言:“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在于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一生”。走出confusion,找到自我的consciousness。我的人生之路才刚刚开始,未来的风景还在不断更迭变换,我会带着他年轻的理想作伴走下去,全心全意、永不停歇。经年以后,带着那份被岁月发酵后的芳馥与他促膝长谈,那本记录着《父亲与我的青春》一书,翻开便是我们生活的点滴与梦想的勋章!


 


作者简介:

雷露,字凌云,笔名:凌霄阁上,男,出生于1996年1月5日,汉族,贵州毕节人士,海洋经济学在读硕士。爱好文学、阅读、创作。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43931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