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诗歌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人世间 第九十六章 临夏印象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牛的草原    阅读次数:2599    发布时间:2019-09-18

不转地方不懂礼仪,不转寨子不熟悉村子。

                                          ——傈僳族谚语

 

牛木林经过认真的思考,理清了与郑安娜的关系。他决定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不再涉及感情方面的事情了。

不久,他接到了牛万山的来信,询问他关于女朋友的事情。他很快给父亲写了回信,表示等到大学毕业有了工作以后再考虑个人问题。

牛木兰的丈夫潘胜利是1960年代到兵团工作的天津回族知识青年。1985年,国家为知识青年落实返城政策的时候,他们一家人从新疆回到了天津。

牛木林计划利用三年级的寒假前往北京和天津,实地考察一下北京的情况以便决定将来是否到北京工作,探望牛木兰一家人。

寒风凛冽的1月末,牛木林从兰州乘坐火车来到了北京。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北京。他从小就接受到爱国主义教育:北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所在地,是全国各族人民热切向往的革命圣地。

凌晨7点,牛木林迈着大步走走出了北京火车站。此时的北京天空还没有发亮,呈现出一片黎明前的灰蓝颜色。

在站前广场上,牛木林一边向前方的公共汽车站走去,一边不住地回头打量,努力地看清楚火车站主楼的模样。直到完全确定它和小学算术薄封面上的图画一模一样,他才恋恋不舍地登上了开往西郊的公共汽车。

也许是时间太早的缘故,公共汽车上只坐着4、5个乘客,街道上的行人也是寥寥无几。牛木林坐在一个靠着窗户的座位上,把脸庞紧贴在车窗的玻璃上,专注地盯着窗户外面快速闪过的每一幢建筑。他渴望能够看到以前在图片上看到过的天安门城楼、人民大会堂、民族文化宫等建筑。他虽然最终仅仅看到了一闪而过的中国图书馆大楼,但是,这栋伫立在晨色中的建筑也让他兴奋了很长的时间。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牛木林游览了天安门广场、北海公园、景山公园、动物园和天文馆等著名的景点。在刺骨的寒风中,他徜徉在宽阔的天安门广场,努力在脑海里还原百万群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壮观场面,沉浸在人生当中最幸福最美满的时刻。

牛木林最喜欢北京的颐和园和地铁。颐和园有山有水,占地面积广大,仿佛是辽阔无边的新疆,在拥堵的城市中令人感到一丝舒畅。地铁里面尽管人山人海,却不会发生堵车的现象,代表着现代文明和时尚。

牛木林认定,眼前这座被寒冷和灰色包裹的城市,并不是自己心目中那一个太阳发出万道金色光芒、全国人民倾心向往和热情赞颂的北京城。他打消了将来到北京工作的念头。

在天津的时候,牛木林遇到了一位刚刚从181团返城的天津知识青年萧春贵。

萧春贵吞吞吐吐地告诉他道:“我回来之前,听说你爸爸好像生了什么感冒之类的病。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如果父亲得的是感冒的话,萧春贵不会在千里之外的天津如此正式地透露消息。直觉告诉牛木林:父亲的情况可能不太好。

他赶紧给家里写了一封信,询问父亲的情况。

家里很快给他回了信,告诉了他父亲的真实情况:可能是常年四处奔波导致饮食不规律,也可能是因为吃腌菜过多的缘故,还有可能是因为长期服用止痛片的原因,牛万山由于胃部持续疼痛到医院就医,被医生检查出患上了胃癌,并且迅速进行了胃部切除手术。

牛万山的性格一向开朗豁达,喜欢与别人开玩笑逗乐。他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是能够很快地打开局面,和大家融为一体。这一次,他没有被病魔击倒,积极地配合医生治疗,身体很快得到了康复。

与此同时,与牛万山同住在一间病房的3位病友,病情尽管比他的轻多了,却没有一个是活着走出医院的。

躲过了病魔之劫的牛万山回到家中休养。他开始认真地总结人生,规划自己未来的归宿。他希望在有生之年叶落归根,回到故乡甘肃省临夏安度晚年。

1987年5月,牛万山一个人从新疆来到了兰州,直接到学校找到了牛木林。他看上去明显消瘦了许多,也苍老了许多,两鬓的头发已经变白了。

牛木林因为临夏没有自己熟悉的亲人,在兰州的这几年时间里从来没有去过那里。既然现在父亲要去老家,而且身体又是刚刚康复,牛木林打算利用周五下午和周末的时间陪同父亲一起前往临夏。

临夏市位于兰州以南100多公里,是临夏回族自治州政府的所在地,属于一座中等偏弱的城市。它的城区布局非常像一座橄榄型的田径运动场。城市主干道是环绕运动场的一圈跑道和一条穿过市中心的东西走向的街道。大多数建筑不很高,而且陈旧密集。与其它城市明显不同的是,临夏全市遍布着大大小小具有中式古典建筑风格、阿拉伯建筑风格和伊朗建筑风格的礼拜寺。

东南郊大夏河鹅卵石滩上是活畜交易市场,尘土飞扬,人声鼎沸。擅长经商的精明的临夏商人正做着牲畜和毛皮的生意。有的人在仔细地观察牛羊,有的人将自己的手伸进对方的袖子里,私下里讨价还价。

人们在街道上轻快地走动着,他们头顶上戴着的白色帽子随着主人跳动着,仿佛是蓝天里成千上万飘浮的洁白的云朵。

牛木林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少数民族群众,心中顿时感受到一种巨大的震撼。强大的民族力量油然而生。他感到兴奋,又感到好奇,更感到万分的骄傲和自豪。

牛木林和父亲找到了东郊关家台166号大院。

这是一座拥有几十间房屋的高台大院,是团长爷爷牛占海留下来的房产,现在是他的儿子买赛德的家。两年前,他们多方奔走,从公家的手中讨要了回来。大院被中间的一堵高墙分隔成了前后两座小院子。前院住着买赛德的一家人和一个孤寡老人。后院住着大队的干部和几户翻身得解放的贫下中农。

院子的中间有一个干涸的池子,据说当年里面种满了荷花。

买赛德与牛万山有30多年没有见面了。他热情地把牛万山和牛木林让进堂屋,请他们脱鞋上炕,围坐在小巧的炕桌上,一边喝着妻子端上来的盖碗茶,一边讲述自己的生活经历。

牛木林坐在一边,百无聊赖地听着父辈们的故事,渐渐地有些犯困了。第一次到别人家做客也不好意思躺下睡觉,他决定到外面的街道上去看一看临夏的城市风情。

回族男人的肤色由于风吹日晒一般比较深。年长者大多留着山羊胡子,穿着黑色和灰色的半长风衣。年轻人一个个浓眉大眼,显得十分干练和精神。

回族女人的肤色普遍比较白皙。年长妇女的头上戴着白色和黑色的盖头,慈眉善目,亲切可人。年轻女子的头上戴着粉红色的女式帽子或者是豆绿色的盖头,显得青春、绚丽又温婉。

有的回族人从长相上看和汉族人没有很大的区别,如果不仔细观察衣着和语言,外人通常很难把他们区分开来;有的回族人则是长脸黑发、高鼻深目,明显地带有中亚和西亚人种的特点。

他们操着以汉语为主、夹杂着阿拉伯语和伊朗语单词的回回话,语调急速流畅,就像阿拉伯语一样含混而飘渺。外地人是很难听懂的。

在农贸市场里,牛木林看到一家一户的柜台上商品琳琅满目,品种丰富。他发现其中一家的柜台上看不到商品,只有一块白纱布盖在上面。摊主是一个汉族打扮的中年人。

他好奇地向询问道:“老乡,这块白纱布下面是什么东西?”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007207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