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诗歌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人世间 第九十五章 金城明月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牛的草原    阅读次数:2408    发布时间:2019-09-17

如果同时追赶两只兔子,恐怕连一只也捉不到。

                                         ——俄罗斯族谚语

 

二年级的寒假,牛木林决定到母亲巩腊梅的故乡青海省去看望亲戚们。这是也他自1972年之后第二次来到青海。季节仍然是寒凉的冬季。

青海和甘肃是中国西北相邻的两个省份,兰州到乐都和西宁的距离都十分近,交通相对也比较方便。相比较一半是黄土高原一半是河西走廊的甘肃,青海大部分地处海拔更高的青藏高原,而且面积更加辽阔,人口却不到甘肃四分之一,而且集中在自然条件比较好的东部河湟地区。

牛木林第一站来到了乐都县城。

曾经在当地颇有气场、说话做事咄咄逼人的王天英也无法抗拒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两年前因病去世了。空旷阴暗的老宅子里住着性格内向、神情木讷、反应迟缓的小舅舅巩连贵和脾气酷似母亲王天英的妻子以及3个伶牙俐齿的女儿。

牛木林与他们互相问候了几句之后便觉得无话可说了。他走出阴沉的老宅子,重新周游了一遍童年玩耍过的地方。12年的时间过去了,这里的面貌几乎没有多少改变。黄土夯成的房子窝在黄土高坡下,在阴冷的天气里更显得寒冷和破旧。

牛木林勉强在乐都小住了两天,又坐火车来到了西宁市,看望从青海北部的浩门农场搬迁到西宁的三姨巩夏荷一家人。

巩夏荷的性格一如年轻的时候那样爽快,待人也十分热情,说话的语速非常快,说起话来像机关枪连发出来的子弹。

姨夫陈小山当年在批斗运动中受到了冲击,与家人一起被发配到了浩门农场劳动改造。后来,国家拨乱反正,给他落实了政策。他不仅调回了省城,而且还担任了西宁钢厂附近的一个税务所的所长。

陈小山的性格随和,心胸宽容,对自己过去遭受的苦难和不公从来不说一句怨言。他经常笑眯眯地给牛木林和自己的两个孩子讲述革命战争时期的故事,鼓励他们好好学习,为国家的建设事业作出贡献。

牛木林崇敬地望着陈小山饱经沧桑的面容,心中暗暗地感叹道:三姨夫不计前嫌,以德报怨,心胸真的比青藏高原还要宽阔啊!

在青海度完寒假以后,牛木林回到了兰州,继续他的大学学习。

一天,他突然接到高中同学张伟的来信,说他在181团做医生的父亲从新疆来到兰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进修。

牛木林认为自己有必要去看望一下同学的父亲。

周末,他按照张伟信上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兰州老城区的一幢矮小的旧楼,见到了住在里面的张伟父亲。

这幢旧楼只有3层,在四周6层高楼的映衬下,显得猥琐又胆怯。楼里边光线昏暗,设施陈旧不堪,开裂的实木地板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楼梯扶手上的油漆已经剥落,墙角落里悬挂着落了厚厚尘土的蜘蛛网。

牛木林不解地问道:“叔叔,你们怎么住在环境这么差的地方?”

张伟父亲的脸上带着神秘和骄傲的神情说道:“你可千万不要小瞧这幢老楼。当年,它可是马步芳担任西北军政长官时候的公署,解放前是兰州城里最有权力也是最豪华的大楼啊。”

牛木林默默地打量着这幢曾经拥有无穷权力和极度奢华的豪宅,

无法想象到这里曾经是何等的辉煌和威严,更没有想到自己的前辈就是接收从这里发出的垂死挣扎的指令,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展开了殊死而血腥的战斗。

一个冰轮高挂、月光明媚的晚上,牛木林聚精会神地在新文科楼的教室里上着自习。

忽然,一个轻盈的身影飘到了他的身边。

牛木林抬起头,看见来自上海的同班同学郑安娜轻轻地坐在了旁边的空座位上。他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郑安娜,长着一副苗条的瘦高身材,穿着一件白底上淡蓝色碎花的连衣裙,黝黑的头发用一块黄色的手绢扎成马尾巴,柳叶细眉,眼睛细小,精巧的鼻梁上戴着一副红褐色的玳瑁边近视眼镜,整个人显得清淡又高雅。她平时不大爱说话,讲起普通话来总是带着软软的令人耳朵发痒的吴侬口音,颇有上海大城市人的高贵气质,在农村孩子居多的大学里当属麟角凤毛,独具婀娜美妙的风姿。

也许是从小到大遇到的老师大多数是上海知识青年的缘故,也许是他们拥有丰富的文化知识,也许是他们举手投足都充满了非凡的气质,牛木林的心中一直对上海人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进入大学以后,他又遇到了弱不禁风的郑安娜,对她始终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每次走过她的身边的时候生怕自己走路带过来的风把她吹倒了,因此只是站在远处欣赏着郑安娜,实际并没有更多的交往。

郑安娜轻声地向牛木林说道:“牛木林,借你一下外国文学笔记好啦吗?我昨天感冒的了,没有上成外国文学课的。”

牛木林听到郑安娜有求于自己,急忙从书包里抽出外国文学笔记本,双手递给了她。

过了一会儿,郑安娜把笔记本还给了牛木林。她的嘴角带着一丝优雅而矜持的微笑,轻声赞扬道:“谢谢你。你的笔记记得蛮仔细的,不像别的男生,字写得龙飞凤舞的。”

牛木林谦虚地说道:“我也是胡乱记的,不一定齐全。”

郑安娜立刻睁大了细小的眼睛,一脸吃惊的样子,低声嗔怪道:“你太谦虚了。怪不得学习成绩这么优秀呢!”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55557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