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致青春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遵义 陈啟义    阅读次数:1528    发布时间:2019-09-10

“不得了了,有人跳楼了!”如此话语阿娇父母已经连续听了好几遍,而且声音之大整个楼层都可以知晓。

“到底是谁那么想不开,竟然会做出这等傻事儿来?”阿娇父母在闻得之后,心中不断地猜测着。

“不对啊,听声音好像就在自家附近,难道会是咱们的宝贝女儿?”阿娇父母几乎是同一时间想到了这个令人棘手的问题,他们在心底默默地祈祷着,希望那令人忧心的一幕不会出现。然而,当他们快步走到女儿门前,以试探的语气来判断屋里是否有人时,两人的心像是被丢到了冰冷的万丈深渊。依旧没有对方的回音,渐渐地,他们有些按捺不住,还是父亲显得稍微老成了些,他找来房间的备用钥匙。

门开了,里面始终不见女儿的身影,联想起事情的前因后果,阿娇父母心头开始被一种不详的预兆所包围。在两人将头探出窗外,眼神往下望去的时候,借着闪烁的灯光他们看见楼下站着一些人,而喊叫声则是从那里不失时机地阵阵传来。尽管如此,他们仍旧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并不断地在心底安慰那不是自己的女儿——阿娇。

由于事出突然,阿娇父母已经来不及多想,他们便马不停蹄地向事发地点跑去。当他们来到那里的时候,又有几个人围了上来。尽管灯光有些昏暗,但是当目光开始越来越近,一件粉色有着小浣熊图案的睡衣呈现在他们面前时,也是这个重要的细节,使得两人明白那个跳楼之人正是自己的女儿阿娇无疑。望着地上一动不动的阿娇,母亲则因承受不了这沉重地打击而晕了过去,父亲见状,连忙将其即将倒下的身姿扶住。

就跳楼来说,是件人命关天的大事儿,在这之前,已经有人拨打了120急救中心的电话。车子是在事发后十分钟左右赶到的,因为阿娇父亲需要搀扶爱人,他便没有时间去寻求女儿的生死,故此,心中万分焦急,那程度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不过,前来救治的医生很快便看出了他的心思,于是就安慰着告诉:“你女儿这次算是死里逃生,她坠落的地方是片绿草地,这从很大程度上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以她现在的情况来看,只是脑部和其他地方发生了不同程度的骨折,相信只要救治及时,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疗养是完全可以康复的!

把阿娇抬上车后,众人看见两位护士又是给上氧气,又是给输液的。随后,医生便对阿娇父亲讲:“先生,麻烦您跟我们去趟医院!”

阿娇父亲见状,忙说:“可是,我一人顾不了两头啊……”

医生听了,于是笑着说道。“放心,我刚才观察了一下,你爱人性命并无什么大碍,她只是暂时晕了过去,一会儿便会醒来!

对方的一席话,无异于让阿娇父亲吃了一颗十足的定心丸,他怕妻子醒来后找不到自己和女儿,索性让其也跟着上了车。
    有个疑问一直困扰着大家,就阿娇而言,她可是个听话的孩子,她自读书上学以来,每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每次放学,阿娇从不在路上玩耍逗留,基本上都是第一个回至家中,而平日里,她还帮着家里做做家务。况且,阿娇也就刚满十四岁,试问而一个整日泡在校园的人儿,为何会想到跳楼,为何会有这自杀的举动?

如今,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阿娇一个人身上,而这一连串的谜底,只有等她醒来后才能得到大家想要的答案。经过几天漫长的等待,阿娇终于自一阵浑浑噩噩中睁开了她那双渴慕的眼睛。醒来的时候,阿娇看着自己浑身上下都缠满了绷带,顿时感到一阵愕然。她是想挣扎着起来的,饶是一旁负责她的任医生见了连忙进行劝阻,同时还陈其厉害地说:“孩子,你可千万不要乱动,否则之前的治疗会瞬间化为乌有!

“你这孩子,为何会想不开,干嘛,一下想到了跳楼轻生这事儿?”话出自阿娇母亲之口,她讲这些的时候,眼里尽是怜惜的味道,仿佛只要自己那么一松手,女儿便会从此与她阴阳两隔。

“什么,跳楼轻生?咱才没有那么傻呢!”这时,躺在病床上的阿娇听了一脸疑惑的样子,从她的神情上来看,似乎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有跳楼这一事实有关。阿娇的话令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十分困惑,为了确保她没有说谎,任医生则利用心理战术对其旁敲侧击了一下。然而,得来的答案还是和先前一模一样。既然跳楼轻生与阿娇无关,那么现在只有一种解释最为妥帖,梦游二字是任医生通过自己精准判断得出的结论。

“什么,我女儿是梦游自己跳下去的,这怎么可能?”当阿娇父母听见梦游这个可怕词眼,是造成女儿险些丧命的罪魁祸首时,他们怎么都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事实。

面对对方心中一系列的疑问,任医生只好耐心细致地说:“这是真的,当时出事的时间是在晚上十一点左右,那时大多数人都已处在睡眠状态。而就梦游来说,这个时段显然是顺理成章的。其实,产生梦游的原因有很多,但归根结底与自己的思想过重有着一定内在关联。也就是说,阿娇之所以会出现梦游的现象,那是因为来自生活中的压力所致!”

“生活中的压力,这用在其他孩子身上或许还能理解,可阿娇哪儿来的什么压力?在老师眼里她是个人人羡慕的好学生,在家长眼里她是个非常听话的孩子。阿娇从来不和社会上的三教九流打交道,也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试问她的压力从何而来?”这是阿娇母亲与任医生讲的话,听得出她情绪激动的同时,仍然对女儿梦游的关键因素产生了强烈地质疑。

瞧这情形,任医生决定先不谈问题根源的所在,而是将阿娇父母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她说:“阿娇目前的情况还算稳定,但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还难以预料,她康复的这段时间尤为重要,不能让她受到外界的任何刺激,否则治疗起来就会非常棘手!”

阿娇父母很清楚对方的意思,也就是说有关女儿为何跳楼的话题,只能等到她完全康复后才能重提。
    算算日子,已是阿娇住院的第三周。这天,其他科室一位姓陈的,到负责阿娇病情的任医
生那里拿点儿资料。当时,任医生正好在病房内,隔着不远的距离,陈医生一眼就认出了躺在病床上的阿娇。想着如此进去会显得有些唐突,于是她便在门外等候。过了一会儿,一个身影自病房走了出来。

这时,陈医生率先开口,他一脸好奇地问:“这个女孩出了什么事?”

“怎么,这女孩你见过?”任医生听了,满是期待地讲,从她的话里可以看出,她一直在寻找有关阿娇意外坠楼的蛛丝马迹。

两人不说不要紧,一说还真有些“臭味儿相投”。通过他们之间的谈话,自陈医生那里得知,阿娇分别于今年的一月,五月,九月,到医院做了三次无痛人流手术。当时,因为阿娇是自己科室就医人中最年轻的一位,而且人流次数也比较多,故此她对这个女孩有着极其深刻的印象。阿娇每次来的时候,都有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小男孩陪同,出于人道上的关心,陈医生还郑重地告诫他们:“现在阿娇还很年轻,身体各方面都在发育,如果人流次数多了,影响身体健康不说,以后极有可能会导致终身不孕!

陈医生的一袭言语,令任医生感到万分震惊。他怕对方是一时看错的缘故,故此又严肃地问道:“你真的敢肯定就是这个女孩?”

陈医生则不以为然,随即作出发着毒誓的样子。

由于此事非同一般,为了慎重起见,任医生再三叮嘱陈医生一定要帮忙守住这个秘密。另外,为了能够获取一些相关的证据与信息,她让对方把阿娇三次来医院的单子给整理好,说是以备及时之需。

现在问题的根源已经浮出水面,正如任医生猜测的那样,阿娇于一年内做了三次无痛人流手术,对一个正在成长中的孩子来说,无疑会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阿娇一定是怕有朝一日这事情会被大家知晓,再加上三次人流对她身心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久而久之便成了她的一块心病,这也就有了阿娇意外坠楼之说。

为了能够使自己的判断得以信服,更为了对阿娇以后人生道路的负责,在一个万里无云的日子,任医生把阿娇父母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三人刚坐定,这时,走进来一个人,任医生见状,便这样说道:“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其他科室的陈医生!”
    阿娇父母客气地讲:“陈医生,你好!”

“你们二位也好!”陈医生说完,也在一旁坐了下来。

“现在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今天,之所以把你们叫到一起,旨在谈论一个问题!”这时,只见任医生一脸认真的表情,看得出这件事定是非比寻常。
    任医生的话刚讲完,她便从身旁的一个抽屉拿出几张单子,这上面全是关于阿娇的信息。可就在她拿在手上仔细看的时候,心中立马有了些疑惑。她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一脸认真地问:“陈医生,你是不是把单子拿错了?”

陈医生一听,顿时感到有些无语,于是起身将单子拿在手里,她看了一下说:“我没有拿错啊,上面写的就是这个名字!”

“不是跟你讲咱们找的是阿娇这个名字吗?”任医生见状,话里明显有了责怪对方的意思。

趁着两人争论之际,阿娇母亲立马凑了过来。当她的眼神落在那几张单子上面的时候,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自对方那里得知,那个汪小燕正是她自己的名字。想到可能一个女孩子家做人流是件见不得人的事儿,因此阿娇细思之下干脆以母亲的名字蒙混过关。至于单子上的字迹,阿娇母亲再熟悉不过,所以众人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一年内,阿娇确实在医院里做过三次无痛人流手术。”

“天哪,阿娇那么小,才十四岁,为何会与无痛人流沾上边儿,这,这,这是什么逻辑?”面对眼前这个无可厚非的事实,阿娇父母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茫然,一时之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倒是任医生看出他们的心思,只见她语重心长地说:“现在还不是跟孩子搬弄是非的时候,阿娇现在需要静养,一点儿都不能受到任何刺激,所以请你们还是以大局为重!”

任医生的这番话说得真切感人,阿娇父母也意识到现在跟孩子谈这些并不合时宜。不过,阿娇父母还是留了个心眼儿,两人想着,既然明察不行那咱们就来个暗访。

自陈医生那里得知,阿娇三次来医院做无痛人流手术的时候,都有一个小男孩陪同着,所以他们干脆从这个突破口入手。阿娇住院期间,老师和同学们都来看望过她,他们中间有的送送小花,有的送送卡片,有的送送祝福。每次他们来的时候,阿娇父母都会趁这空当让陈医生暗地观察,看里面究竟有没有他们要找的人。或许是对方隐藏得太深的缘故,前几次寻找线索都以失败告终。

“难道是自己的判断出现了误差,还是自己的思路原本就是一条错误路线?”由于一下寻不到那个小男孩的踪影,阿娇父母每每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便会变得寝食难安,心乱如麻。

“是他,就是他,肯定不会错,我敢用性命来打包票!”算来,这已经是老师和同学们第八次前来看望阿娇了,原本父母是没有抱什么希望的。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穿浅色衬衫,头发短短的小男孩引起了陈医生的注意,当陈医生把这个意料之外的消息,告诉阿娇父母时,他们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既然已经找到了关键之人,事不宜迟,阿娇父母便去学校打听一番。结果让人难以预料,那个小男孩名叫张峰,也是班上的尖子生,他是数学科代表,而阿娇则是语文科代表。两人平日里都相处得挺不错,有说有笑的,但无论如何没有人愿意把阿娇三次无痛人流与他联系到一起。

为了不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也为了顾全大局,班主任在得知这个惊人的消息后,千叮万嘱地让阿娇父母千万不要声张。不过,她清楚这事儿必须尽快得以解决,一旦时间久了,定会闹得沸沸扬扬,一发不可收拾。因此,班主任建议双方私底下商量比较合适,紧接着,她便安排了一场特殊的相遇,其目的就是想通过这次必要的见面弄清事实的真相。
    “咦,老师!您不是说我父母找俺有事,为何却不见他们的身影?”这是上课时,班主任将张峰带至校园一个不起眼的走廊上,心底生了的疑惑。

“没错,他们就在这里!”班主任听了,便安慰着说道。

也就一眨眼的工夫,阿娇父母见状,便立马朝这边走了过来。当张峰看见眼前的两人时,他先是感到一阵莫名的惊讶,但随后又恢复了之前的神情。
毋庸置疑,阿娇父母与张峰之间讲的大都与阿娇有关,可不论怎样对方总装作一副若无其

事的样子。他的话语在阿娇父母看来,分明是在推卸自己的责任。在陈其厉害的情况下,张峰依然一口否定这事情与自己无关。

看着眼前的张峰,阿娇父母深深体会到了对方的无情,细想之下,他们只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这时,阿娇的母亲指着张峰说:“那阿娇每次去医院做人流手术是谁陪着她去的?”

面对这突来的话语,张峰竟一脸涨得通红,因为他知道自己再想隐瞒什么已经无济于事。也是这次直击内心的叩问,张峰终于承认了与阿娇之间发生的一些事情。

一年前的某个下午,他们几个玩得比较好的伙伴在一起追逐嬉戏。后来,其他的孩子都被家长们领走了,因张峰的父母都上中班,要凌晨才能回来。于是,他便邀请阿娇到家里去玩,开始他并不知道阿娇的QQ号码,所以两人干脆在电脑上操作一番。加是加上了,也不知何故电脑弹出了一则关于《金瓶梅》的电影信息,出于好奇两人便点了进去。谁料里面全是关于性爱的东西,当时他们都感到有些害羞。然而,在一阵好奇心的驱使下,最终两人没能把持得住,而且是越看越上瘾,基于各自对性方面的渴望,他们便有了人生的第一次交合。自那次之后,两人发现已经彼此迷上了对方的身体,于是他们便隔三差五的享受起男女之事。也是这个原因,才有了阿娇一年内三次人流的不争事实。

听完这一切,阿娇父母眼里竟是百般地无奈。想着就因为张峰的自私,阿娇差点儿命丧黄泉,想着张峰父母对阿娇住院期间的不闻不问,想着刚才张峰矢口否认的表情,他们最终以一纸诉状将张峰以及他的父母告上了法庭。诉状上写得很清楚,要求对方赔偿阿娇住院期间的费用,精神损失费,以及其他总计人民币四十余万元。

当然,阿娇父母的这一做法,是在女儿康复后不久才进行的。开始的时候,张峰和他的家人怎么也不愿意出庭,阿娇父母在走了一些正规渠道后,对方才出现在庭审现场。尽管开庭的时候,对方一再重申这个案子与自己无关。可法律毕竟是公正的,在众多事实面前他们不得不低下了头。

在谈及这个案子的同时,涉及到一个敏感的词语“民法上的因果关系”,而这一答案只能通过司法鉴定才能完成。通过司法鉴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阿娇发生梦游,是由于精神压力和紧张导致的,与多次人流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最后法院判定:“未成年人张峰和阿娇发生性行为,导致阿娇多次人流是双方的不当行为造成的,双方的监护人都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当阿娇父母拿到对方赔偿的二十万元时,他们眼里有着无言的泪水。现在,他们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女儿阿娇,母亲怕她会因此自寻短见,总是对她形影不离。另外,为了避免阿娇再次发生梦游意外坠楼事件,父亲专门请来师傅将家里所有的窗户都安上了铁栅栏。阿娇也不是那种不知冷暖的人,看着父母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她在心底不断地告诫自己一定要从过去的阴影里快步走出来。

后来,听说阿娇在家静养了一段时间后,便转至其他学校复读去了。

或许每个人都渴望自己的青春色彩斑斓,然而,命运的安排有时候却总是让我们充满了无奈。张峰与阿娇的相识那是人之常情,可他们由于经受不住世俗的诱惑,制造了一场早恋的苦果。假使他们周边的环境能够变得好一点,假使父母对他们的关心能够再多一点儿,假使他们能够意识到性对处在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严重危害,那么这场直击心灵的闹剧也不会上演。青春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深思,再深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43921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