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评论 >> 正文

倒在历史屠刀下的女英雄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湄潭 廖光乾    阅读次数:1766    发布时间:2019-08-14

政治家说以历史为镜可以知兴衰更替,哲学家说阅读历史可以让人活得很明智,史学家说研究历史让人感到世事无常。我不善于读史,偶尔也接触过一些史书,深怕于楚汉相争、玄武门之变这样血腥的历史。当读到《被遗忘的二战浩劫:南京大屠杀》这本书时,那被复原的历史情景犹如一把阴森冰凉的屠刀直刺我的心脏,痛击着头脑中的每一根神经。虽然这样的痛感令我五脏如焚,但是那种不得不读下去的使命感又叫人难以释卷。无法想象作者张纯如在撰写本书时,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也许她就是深陷在这段历史肮脏龌龊的泥沼里,忍受不住痛彻心扉的精神摧残,才用枪毅然了结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身为作家的张纯如,本来有安定的工作和幸福安乐的家庭,她不是一名历史学家,完全没有义务去接触南京大屠杀那样惨痛的历史。就因为她的家人自幼给她讲述南京大屠杀,长大以后想获得更加详细的资料和真实的认知,但是她发现整个西方世界竟然对这一事件茫然不知,甚至翻遍了许多知名图书馆,也找不到一段完整的描述性语言。于是,想让更多人了解历史真相的冲动,让她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寻找南京大屠杀史据的漫漫征程。她辗转于美国、台湾、中国大陆、日本、德国等地,历时两年多,收集证据上千种,经历的苦累常人难以想象。然而学术研究和作品写作过程中的劳动强度之巨,并不能压垮这个意志坚定的女性。使她无法自拔的是那一组组被还原的历史镜头:

被缚住双手,焦灼地站成一排排的俘虏和平民,被欺骗、驱赶到偏僻的角落、壕沟和江畔,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到数十挺机枪的扫射,或者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熟人的头颅一个一个地被刺刀削落,再诚惶诚恐地等待着日本军人的刺刀划破自己的肚腹,甚至一块一块地割下身上的肌肉抛射给周围的野狗。杀人竞赛的狰狞,血红大眼的恶魔,喷涌冲天的血柱,无可奈何的呻吟,尸横遍野的街道,碾肉而行的坦克,汹涌殷红的江水,毫无抵抗的杀戮……历史的窝囊让张纯如惊怒交加,历史的腥臭令张纯如窒息作呕,历史的枪刺在张纯如正义的胸口胡乱地捅着。于是她的头发开始脱落,情绪开始失控,体重正在下降。但是,她依然没有放弃,如斗士一般地坚持研究和撰写文章。

当历史的相机对准南京大屠杀的另一个场景的时候,张纯如又看到了什么呢?上至70岁的老妇,下至2——3岁的幼女,甚至是临盆在即的孕妇,只要被抓到,就会忍受着鬼子的公然强奸或轮奸,有的被奸后杀害,有的被当场轮奸至死,有的被强暴以后还要在生殖器里插上瓶子或铁棒。假如稍有不从,就会遭到切去乳房、割裂阴道、就地枪杀的惩罚。有孕妇的肚子被当众剖开,鬼子们把血淋淋的胎儿随意玩弄丢弃。他们还用刺刀强迫父亲强奸亲生女儿,儿子强奸生身母亲,和尚强奸尼姑和修女这样十恶不赦的事情发生。虽然是一出出历史恶剧,但是那对生命的轻贱,对人性的亵渎,对道德的玩弄犹如发生于眼前,堪比万千把钢刀在绞杀着后世的张纯如。她的心神开始迷乱,失眠、恐惧、愤恨交织在她的心头。但是她没有退却,更加勇敢地面对一切挑战和压力,完成了记录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文献——《被遗忘的二战浩劫:南京大屠杀》。

这本历史作品的问世,在美国引起了一阵轰动效应,人们纷纷跑去书店购买,新书一次次告急,出版社前后再版了十余次。人们通过书中详尽的资料、立体的文字描述和客观的历史依据,获得了对二战时中国政府和民众在抗战中的认知。他们终于知道日本军国主义者比纳粹德国的凶残强上何止百倍,对人性和人道的践踏远非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虐俘事件可以比拟的!

历史已然故去,罹难者应该得到告慰。但是,那些在大屠杀中幸存的人们并没有得到丝毫的补偿,而惨案的始作俑者在战后却衣食无忧,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他们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拒绝向中国人民道歉。不但如此,张纯如在撰写和发行作品过程中,受到了日本驻美大使齐藤邦彦的攻击,还收到了日本右翼势力的从信封袋里寄来的子弹,其家人同样也遭到了恫吓。她仍然不知疲劳地给读者签名,毫无畏惧地与那些政客们在媒体上战斗,为那些在屠杀中受尽灾难的幸存者们提供法律援助,以期获得应有的人道补偿。可是,她在艰苦卓绝面对责难的时候,生命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并没有得到任何官方的明确支持,也没有得到有关国际组织的强烈响应,人道和正义的声音被狭隘的各种利益关系所取代。她本就极度虚弱的身体,怎么经得起心灵绝望的打击?于2004年11月9日,她在加州自己的车内举枪自杀,时年36岁。

有人对张纯如的死因提出了质疑。有人说她死于谋杀,也有人说她死于药物的副作用。不管是哪一种说法,都肯定了她在研究过程中已经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她不是一个专业的历史工作者,没有那种冷静、理性的专业特质,注入的情感会更深沉浓烈,受到的刺激自然比常人强烈得多。她就像身临其境的魏特琳小姐一样,整日承受着大屠杀留下的心理折磨,终于不堪其重负,毅然以结束生命的方式求得解脱。

这是英雄对历史无声的谴责!这是英雄对现实悲壮的声讨!

愿英雄的作品彪炳千秋岁月!愿英雄的离世能惊醒忘记了历史痛感的人们!愿正义与和平的烈焰将邪恶的屠刀永远熔蚀!

 

 


作者简介:

廖光乾,笔名乾卦,男,汉族。于1974年出生在贵州省湄潭县新南镇。1994年参加工作,业余看看书报,研究散文和诗歌创作技法。作品散见于当地各文学刊物和文学网站,主要作品有:散文《我的晨读,他们的梦》、《吊兰悠悠忆当年》、《母亲的白头帕》、《家在深处》等。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43880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