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诗歌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2015年度作家奖】汉相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    阅读次数:4290    发布时间:2015-10-22

作者:党晨阳

党晨阳,1996年12月1日出生于古都长安,籍贯陕西富平,现为西北大学文学院大一新生。闲时爱翻经史子集,余常借古意入文,下笔如有神助。作品散见《华商报》、《西安晚报》,著《寻梦》、《剪下一缕清冷的月光》、《第十三个星座》。


乃遂就国,以何为丞相。何进韩信,汉王以为大将军,说汉王令引兵东定三秦。语在《信传》。

——《汉书•萧何传》    


壹•月夜


夜如何其?夜未央。

暴秦灭亡,乱世纷争,群雄并起,逐鹿中原。

“丞相,已是子时,明日汉王宣召将臣共同商议抗楚之良策,还望早日安寝。”我从浩如烟海的奏章中抬起头,循声望去,看到的是侍从惶恐万分的脸,不禁苦笑道:“既为丞相,何来一夕安枕?此事我自有良方,不必担忧。”

侍从欲言又止,我甚感不妙,追问道:“究竟有何事禀告?”没料到他竟跪倒在地,手中点燃着的灯笼被衣袍所带起的风扑灭:“汉营诸多将领见沛公被困于汉中,地狭偏僻,还有秦岭阻隔,距长安山高水遥,争夺帝位前路渺茫,纷纷南归故里,已成燎原之势。方才又听闻一个小小治粟都尉趁夜深逃走,小人亦萌生二心。”

我听闻此事愕然,手中的卷轴不觉掉落在地,亦无暇俯身拾取。旋即飞奔出营帐,抢过正在四处巡视骑兵的战马,吩咐士卒打开南郑城门,旋即挥鞭向南。

月光皎洁,清凉如水。马蹄似风,一骑绝尘。前方的人影越发清晰,是那个失意的人正在信马由缰。

“壮士,请留步。”我向他疾呼,震碎了荒郊旷野中的凄清。那人调转马头向我走来,知道了我的身份后不觉一惊:“小小都尉,怎敢劳烦丞相亲自抓捕?”我摇头轻叹:“本有鸿鹄之志,却要解甲归田,永匿乱世,实为可悲。”

“丞相此言何意?”

“秦朝覆灭,楚汉争雄。你我夙愿,皆为救黎民于水火,匡扶正道。壮士若随我一同回去效忠沛公,相信天下二分之态,不日必将终结。”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皓首苍颜间能得友如此,实为信毕生之幸。”

战马的鞍鞯处悬挂着一个饱经战火狼烟洗礼的酒囊,其中尚存守夜将士为御寒而准备的美酒,暂且趁着月色微醺,与君畅饮。虽无金杯玉盏相随,但得莫逆知交相伴。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人生之乐,莫过于此。

酒入豪肠,酿造了汉郡的月光。


贰•荣光


旦日,晨光熹微。我御马立于南郑城下,城墙上有一人驻足远眺,见我大喜,立即下令打开城门,此人正是汉王。

岁在乙未,流火七月,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汉营大兴土木,仅仅五日便建造起了一座气势恢宏的拜将台,台身雕砌着象征威武善战的瑞兽白虎。上筑一亭,画柱雕梁,以志今日之事而示后人。设坛祭天,斋戒清化,四周郁郁古柏含苍烟。台下庄严肃穆,旌旗蔽空,兵刃泛起阵阵寒光,唯闻鼓声铿锵,战马嘶鸣。全军整装待发,等待着新任将领的到来。

我扶着汉白玉寻杖拾级而上,手捧武将金印呈予汉王,并代宣王令:“敬请大将军荣登拜将台。”只见那人稳步走上前来,从汉王处双手接过金印道:“韩信定不负汉王与丞相所托,尽一己全力奠定汉室基业。”

“不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吏,怎堪争夺天下权柄之重任?”

“昔闻韩信受市侩胯下之辱,承漂母乞食之恩,本为市井之徒,生活贫困潦倒至此,骨气尽失。不知这般将军如何服众,怎定军心?”

豆大的汗珠从韩信的额间滚落,我快步上前终止了台下的窃窃私语之声,举起他手中捧着的金印,昭告全军将士:“自今日起,韩大将军即为汝等将领,统帅汉营。若有违命不遵者,斩立决。”

诚然,他未令我失望,用四载戎马来报答我的知遇之恩。东征三秦,西袭陈仓,使项王猝不及防;连定四国,扭转颓势,为灭楚做足准备;兵临垓下,楚歌四面,华夏山河尽归汉室。

己亥既望,月满长安。新皇登基,众宾欢宴间,大将军起身举杯祝酒。汉帝刘邦满饮面前一尊温酒,向在座宾客言之凿凿:“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


叁•密谈


月色凝重,寒露侵裳。这条通往皇宫的路,已不知走了多少回,可今夜的每一步都走得万分忐忑。汉皇此刻在外征战谋反之人,吕后密传觐见,不知所为何事,内心隐隐不安。

“丞相劳苦功高,此番深夜急切召见,实有要事相商。”长乐宫内,吕后神情冷峻。

“皇后请讲,臣自当洗耳恭听。”我席地而坐,前方桌几上的茗茶袅袅飘香,而我却无暇品味。

“韩将军忠心为国,大汉开朝之时作为功臣受封楚王,地位显赫。只是此人飞扬跋扈,先是公然叫嚣狡兔死,良狗烹。天下已定,我固当烹。吾皇存慈悲之心,贬他为淮阴侯。本可大难不死,如今却愈发猖狂,勾结谋反之人,欲将吾皇取而代之。谋反之人现被剿灭,他已是孤掌难鸣,命不久矣。”吕后此言如一柄尖刀径直刺向我。

“还望皇后明鉴,韩将军只是被贬后抑郁不得志,但绝无谋反之心。”我迫不及待地极力替他辩解。

“萧相国,妾身深知公与韩将军的关系,其之所以有今日荣宠,全靠公当年费心举荐,一手促成。可公也要知道,汉朝开国不易,子孙千年基业绝不能功亏一篑,妾身窃以为此事由公去做再合适不过。”吕后略带深意的话语使我久久不能平静。

“恕臣恐不能从命。”我向她拱手作揖,一口回绝。

“忠君、知交难两全,这亦是皇上的考验,望萧相国仔细思量孰轻孰重。”吕后并未死心。

无需她言我也明白,吕后并无掌管生死簿的权力,真正想让韩信陨落的人,是当朝国君。

累累白骨,铺就了一条大汉王朝天下一统之路。韩信,你我都是这累累白骨当中的一具,国君欲用你的死验明我的忠心,世人皆道我足智多谋,可此番,我迫不得已,别无他法。

“臣子自当誓死效忠君王,只愿皇后答应臣的两个请求:作为韩信的死生一知己,臣不愿亲自对其动手,事成之后还望吾皇保其家人平安。”我双眼空洞,缓缓说出最后的抉择,望见吕后露出的狰狞笑容,瘫坐在席上,几近昏厥。

是夜,天边冷月无声,夜幕深沉。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踉跄着步出了长乐宫。


肆•宫宴


“听闻友人患疾,特来探望。”我敲开了韩信府邸的朱门。

“近来无人造访,不知是丞相亲至,有失远迎,是韩某人之过。”韩信从榻上醒来惊觉是我前来看望,来不及更换正装便趋而至正厅相迎。

“吾皇征讨叛乱之人大获全胜,现今凯旋,于未央宫设宴庆贺。友人称病推辞宫宴,恐引人揣测。”我的那份负罪感隐藏在了镇定的面容下,此刻我多么希望能告诉他尽快离开长安,归隐山林。

“既是丞相亲自相邀,韩某人岂有不去之理。”可他此话一出,覆水难收,我终究还是利用了他对我的信任。

月光凄寒,阶凉如雪。我心伤悲,莫知我哀。这并非宴会,而是吕后精心设计的陷阱。我带他走进宫殿,霎时刀斧手从四周鱼贯而出,他在猝不及防间已被缚住,匆忙大喊道:“丞相速来救友!”我无颜面对他,独自跪在宫门外以头抢地,泪流满面。

这未央宫由我主持修建,本想看到万民敬仰,却成了他的魂断之所。从策马追逐那一刻起,他的命运被我改写。我是他的伯乐,亦是他的刽子手。我杀害友人的方式,是捧杀。

时值乙巳,功高盖世的汉代名将韩信血溅未央宫。

从此你我终生夙愿,由我一人完成,我定会让你看到一个百姓安乐的太平盛世。


尾声


丙午,汉高祖刘邦崩殂。

戊申,不堪国事劳碌,我终于病倒,深感大限将至,召集部下托付了身后之事。故友辞世三年间,我修订汉朝律令,百姓休养生息,长安城长治久安。

弥留之际我又回到了那个月夜,迷迷糊糊中喊道:“拿酒来!”我吃力地睁开眼,伸手接过侍从手中端举的酒杯。这金杯玉盏,终竟不及破败酒囊,当时与我义结金兰之人,终究不知去往何方。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长歌当哭,斯人已远。

酒杯倾覆,一代朝臣,终归寂灭。


【编辑:与文为邻】

已经有 12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綉愾D尐鮭鮭 : 2015/10/27 10:03:08

为党林立和郭庆丽之女儿所作:“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韩大将军的悲剧令多少文人墨客扼腕叹息。作者以己之身化作汉相之魂,游离于韩信、呂后和刘邦之间,穿越时空,以清凉凄寒的月光,苍茫寂静的大地,巍峨恢弘的拜将台,寂冷昏黑的皇宫,幕布后冷森的兵刀,设点引事,娓娓道来,如高空中巨磬,铿然有声,令人怆然悲楚动容,嘘唏不已。言有尽而意无穷,这种自责深埋心底而无奈,时时折磨其心,与2000年前的汉相何其相通!也只有这种相通才能达到心灵的共鸣,才能达到如此凄美的境界和悲壮的喷涌。作者在这一点无疑是很成功的。

冲浪的鱼 : 2015/10/26 15:28:01

一样的月光,照亮历史,照亮今朝。那些掩埋在历史中的恩怨,阴谋,热血,情仇,只余下猜想。作者用细腻的笔触,勾勒出一段历史的简笔画图。

沉鱼落雁 : 2015/10/26 12:28:33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生死一知己;喜也韩信,忧也韩信,生死两茫茫。做为汉相,他忠心耿耿,至死不悔;做为知己,他举荐力争,又无情无义。一代名相,旷世知己,忠信不能两全。同是月夜,同追斯人,同饮此酒,奈何此情不一。此文如春蚕吐丝,如幽山流泉,从主人公的胸臆间泻出,质朴自然,一个功成名就,内心矛盾的汉相跃然纸上。文笔简洁细腻,触人心弦,实为佳作。

每一段路,都是一种领悟 : 2015/10/26 10:01:04

真厉害

鳥鳴山更幽 : 2015/10/25 15:18:00

全文通篇使用第一人称,使读者仿佛回到了汉朝,目睹萧何与韩信的深厚的友情。作者以月光与情谊两条线索贯穿全文,同时选取了两人间从认识,举荐提拔,再到最后萧何不舍地杀掉韩信,既抒发两人间的友情,又因为这友情而更加凸显最后萧何为国而杀掉自己好友的悲痛与不舍。

贝贝最靓 : 2015/10/23 21:55:10

此篇小说显示出作者不俗的文学功底和深厚的历史底蕴,在徐徐道来中不露声色的将历史的真实情景再现。隔着历史的尘埃,让读者清晰地看到曾经发生的一幕幕!

紫红大衣 : 2015/10/23 21:33:14

从赤心忠诚到无可奈何的离心相向,作者以 “我“之视角对楚汉战乱中汉之明主、良相、名将进行相对独立的描写,更在人物关系及内心活动的交待上准确细腻引人入胜,且看善谋断能谏言的良相萧何辅佐明主显忠君之心义,又见其愚忠陷名将于绝路之哀。字里行间诱读者共呜之。乱世之权谋相争而引发的那些炙口史篇成生动文字扑面而来,同时年青的作者对古文史的热爱执着令人尊敬。此文值得一荐。

贝贝最靓 : 2015/10/23 20:41:41

小说让人眼前一亮,耳目一新,一代名相萧何的内心在此展露无疑,让人对“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有了更加深刻直白的认识。作者用自己独特的视角娓娓叙述,场景的不断变化带着读者一步步深入时空隧道,历史瞬间如在眼前。语言清丽脱俗,行文流畅自然,实属佳作!

丽丽 : 2015/10/23 20:41:05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长歌当哭,斯人已远。”回首历史:韩信、刘邦、萧何"楚汉之争”威扬天下,韩信卓越的军事才能天不罕世。作者用细腻的文笔,细致的情景描述、人物起伏的心理活动及语言对白,给我们展示出一幅幅战马厮杀、黄土飞扬、汉渭奔腾的历史画面,字里行间作者心怀良善,以臣子如泣的语言向我们倾诉了一曲明争暗斗,阴险杀戮的人间悲歌,把一代臣子面对君王与朋友无可决择,心痛不已,这种矛盾与纠结通过作者对人物心理活动地描述,人物行为活动跃然纸上。在弥漫着历史的硝烟中,汉室王朝从兴盛到衰败听作者用带血的眼泪向我们娓娓道来…这是一篇好作品。

丽丽 : 2015/10/23 20:41:05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长歌当哭,斯人已远。”回首历史:韩信、刘邦、萧何"楚汉之争”威扬天下,韩信卓越的军事才能天不罕世。作者用细腻的文笔,细致的情景描述、人物起伏的心理活动及语言对白,给我们展示出一幅幅战马厮杀、黄土飞扬、汉渭奔腾的历史画面,字里行间作者心怀良善,以臣子如泣的语言向我们倾诉了一曲明争暗斗,阴险杀戮的人间悲歌,把一代臣子面对君王与朋友无可决择,心痛不已,这种矛盾与纠结通过作者对人物心理活动地描述,人物行为活动跃然纸上。在弥漫着历史的硝烟中,汉室王朝从兴盛到衰败听作者用带血的眼泪向我们娓娓道来…这是一篇好作品。

蕉大童姥 : 2015/10/22 23:06:57

陈寅恪在评价王国维之死时曾说:“凡一种文化正值衰落之际,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痛苦,其表现为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则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 ”商代夏,周代商,秦代周,汉代秦,历史交替更迭的规律总如东逝之水,浩浩汤汤,不舍昼夜。时代总如一尊泥塑的佛像,无悲无喜,无情无爱,手掌翻覆,便是春秋。它赐予虔诚膜拜的凡夫俗子博弈命运的力量,亦毫无吝惜地转动苦乐的天平,给以他们无法预支命运的如阿喀琉斯之踵的致命缺陷。月夜,将相,追索,面对宇土茫茫,山高水长,山河破碎,他们无法预知彼岸的孰喜孰悲 ,却勇敢地张开双翅如飞蛾扑火般奔向心灵的选择,任尔雨骤风狂,任尔波澜不惊。抉择的一瞬,无谓千钧一发的沉重,无谓剑拔弩张的紧肃。若干年后,黄沙将锈迹斑驳的折戟卷起,抑或歆羡拜将勒石的智慧果敢,抑或嘲弄氓隶迁徙的自傲无知,是非功过,任尔评说。

秦关·音尘绝 : 2015/10/22 22:31:49

此篇意在表现乱世中,朝堂上,臣子衷心于君王迫不得已的抉择。小说以月光为线索,贯穿全文,月光由清凉逐渐变为凄清,亦可以看出一代汉相萧何内心由喜悦到悲伤的变化。景物描写细腻,情景交融,寓情于景。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007205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