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散文 • 正文

顾名思义话贵州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牛的草原

我出生在中国最西北的新疆,大学还是在西北的兰州上的,大学毕业又回到了最西北的新疆工作。尽管经常出差,但是去的都是北京、上海这样的中心城市,与地处西南的贵州没有一丁点关系。因此,对我来说贵州是一个遥远山区,比梦还要遥远。

2010年11月,我意外地接到一个外出开会的通知。会议的举办地居然是贵阳。我高兴得几天都睡不着觉。

虽然在贵州只呆了短短的60个小时,也就是两天三夜,的确是走马观花,但是,贵州的几大特色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令我终生难以忘怀。从此,每当有人提到贵州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要夸奖一番。

在生活中,一个人如果顾名思义的话常常会闹出笑话来。但是,在贵州顾名思义却恰如其分,合情合理。

贵州,土地珍贵的地方。

贵州地处云贵高原东北部,几乎没有大片平坦的土地。一座座山峰特立独行,互不相连,像一棵棵大树凸立在袖珍的平地上。城市当中也是山峰林里,楼房自然地围绕在山峰的四周,山峰矗立在楼群的中间。

每一块拥有土壤的地面是那么的精贵,让当地的人们恨不得把它揽在怀里、捧在手中,细心保养,精心呵护。

贵阳,珍贵的太阳。

在贵州的60个小时主要是在贵阳度过的。

两天三夜,贵阳的天气时而阴雨菲菲,时而乌云笼罩,始终看不到太阳的光芒。

说来也巧,我们开会的地方叫金阳新区,可见当地的人们是多么盼望和珍惜金色的阳光。可惜我们在金阳没有享受到老天的恩赐。

离开贵阳的时候,我乘坐的飞机冲破一层层厚厚的云团,上到万米高空才有一道刺眼的阳光从飞机舷窗射进了机舱,让习惯了光线暗淡的我的眼睛一时无法适应。

我揣测着这时候的贵阳是否已经阳光明媚,便伸头向下面望去,只看到不断变幻、不断翻滚的巨大云层,不禁苦笑起来:看来地面上的几百万人依旧在阴云下面照常忙碌着。

贵阳的太阳真的很宝贵。其他地方的居民是无法体会到的。[插入分页]

黄果树瀑布,长着黄果树的地方。

提到贵州,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驰名全国的黄果树瀑布。记得小的时候,我们家的窗台上摆着一面砖块大的镜子,正面用来照人,反面的玻璃后面是一幅黄果树瀑布的图画。

那个年代,文化资源极其贫乏,既没有电视、电脑,也没有手机、,即便是报纸和连环画报也寥寥无几。闲得无聊的时候,我就会把镜子的背面转过来,仔细地审视着那幅图画,连一片绿叶、一滴水珠都不放过。

于是,我的脑海里牢牢地记住了黄果树瀑布这名字,幻想着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去亲眼目睹它那迷人的风采。

在会议的空挡,我忙里偷闲,乘车去了黄果树瀑布景区。

在绵绵的细雨中,我由远及近慢慢的走近黄果树瀑布。每走一段路,观察瀑布的角度就会发生变化,瀑布的景观随之也发生变化,先是远在天边、虚无缥缈;渐渐地变得精致灵秀,像一条洁白哈达的;最后变成了一幅巨大的银幕,气势磅礴,如雷贯耳,更像是大自然演奏的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令人惊心动魄,赞叹不已。

我沿着山腰湿滑的小道环绕瀑布一圈,从不同的角度欣赏它、亲近它。当时的那种感觉是湿漉漉、绿茸茸、坦荡荡的,是一种只看图片绝对享受不到的美妙。

恋恋不舍地告别黄果树瀑布的时候,我忍不住好奇地问路边卖水果的小贩:“为什么要叫黄果树瀑布呢?我根本没有看到一个黄果啊。”

小贩顺手拿起果摊上圆嘟嘟、黄灿灿的柑橘,笑眯眯地说:“这就是黄果啊。”

我觉得有些牵强附会,坚决地摇了摇头。

小贩这才认真地说:“我们这里真的有黄果树,也叫黄葛树就是你们叫的大叶榕树。你看,那几棵高大的绿油油的树就是黄果树。

我望着满山的绿树,恍然大悟。[插入分页]

天星桥,天空中星罗棋布的小桥。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18 贵州作家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遵医计算机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