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散文 • 正文

别样的乡愁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山东东平 姜建华

  月光光

 

天涯呀海角呀,谁在轻轻地唱。当青春的彩虹慢慢迷失于尘埃起伏飞扬的阴霾,消隐于无明无黯的白茫茫的夜。那梦想的大厦宛如比萨的斜塔,定格在恍然隔世的梦境里。这一场水墨雪纷飞在那个季节的风景里,徒然叹息,花非花雾非雾。太阳已升起,升起在那留不住的流落的花季雨季,那一池涟漪惊动了谁的小小的秘密。

那春天的伊甸园般的绿草地,那夏的黎明的布谷鸟的叫声,那秋的一片一片的麦草垛,那冬雪里老屋挂着的红红的辣椒和玉米,看那青春梦想的叶子,并没有枯萎的痕迹。梦的翅膀依然在那远远的云端和某个有星星的夜里 ,翩然飞翔,扑打着廖远的心事和那个数月亮数星星的农村娃。

  

  数星星

 

你瞧,那圆圆的跳荡的大月亮,小伙伴在院子前的空地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如今的小伙伴们可好,那圆圆的月 ,记挂着多少童年的梦,多少欢乐的时光,如水一样的时光,流走了,悄无声息,不着痕迹。

那似水的流年,天边那只白鸟,惊动了今夜如洗的月光。她飞过青春的土地,飞过乡村城市,淡淡的月光照着谁的淡淡愁绪。飞过絮絮叨叨的低语,今夜的星光映着谁的泪光,飞过那虚无廖远的时空,哪里是她的归依,月色诡异 ,不言不语。

那数星星的娃是否还记得当年数了多少颗星星,那数月亮的娃是否把那明亮的月光带回了家,那玩泥巴的娃是否在一个清凉的黎明的时分,在黑黑的夜明亮的月里,找到回家的方向。那童年的篱笆门是否还为他开着,门口的枣花是否在簌簌地落着,那可爱的小猪小羊是否安然地睡在柴草垛旁,等着他的小主人回到家乡,在这月照四野的静谧的小村庄。

 

  玩泥巴

 

向晚六点多的天空,依然明亮,小小的篱笆门开着,小院的树下,身躯佝偻颤微微的奶奶,在给孙子铺着晚上乘凉的凉席。放学回家的娃在门口的枣树下,玩着泥巴。下地干活的娘,还没有回家。一个平常的夕阳西下。

天还没亮,露水沾满了地里的野花野草,瘦小的背影,母亲扛着铁锨鐝头戴着草帽,已行走在乡间的路上。娃还在香甜的梦里,背着粪筐的爷爷已走过好几个街巷,收获了不少的肥料 。那么早那么黑的天,爷爷是否遇见了聊斋故事里的小妖小怪,晚上孙子缠着讲故事时也有了生动的注解。

走过那片麦地走过那片场,在黎明的微光里,娘已镑完了北洼的那几分地。地上野草的露珠,闪着亮亮的光 ,洼里的雾气慢慢散开,田间地陇的泥土散发着温馨的气息,庄稼苗意趣盎然的长在初夏的原野。

撒一把种子,便拥有了一片春华秋实。在异乡的城市,梦中又看见那滋滋生长的麦苗玉米高粱和豆角爬秧的声音。多少年的风雨和风雨滋养的故乡的庄稼地阳光天空,那个农村的娃是否还在夕阳下玩着泥巴 ,等他的妈妈。

  [插入分页]

  摸泥鳅

 

那时候,常和小伙伴们来到河畔,聆听鸟儿啁啾的叫声和知了没完没了的洪亮的歌唱。小伙伴们下河捞鱼摸虾逮泥鳅的愉快,自是不用言说。

村后的那条河,在我的印象里已定格为一道凝固而温暖的风景。后来想想是条不大的小河,童年的记忆是长长的,走很长一段才到学校的。

大人们忙完了一天的农活,总是沿着这条乡村的河流,寻找那些翠绿鲜嫩的野草喂猪。风华正茂的少男少女,则在晚饭后沿河漫步,消遣那些饱含憧憬的曼妙时光。

乡村的小河不像喧啸城市的少了自然天成韵味的人造河流那样,乡村的河流有一种原生态的美,令人向往。河边小憩,疲惫的身心迎着突然吹来的一阵风,顿觉一股清新和凉意,如天外来风一般,也有了神的灵气,一天的烦恼和劳累也渐渐烟消云散。夕阳西下,小伙姑娘们恋爱的身影也給小村平添了一份暖意。透过飘缈的雾霭,一群浣纱的女人们已端着干净的衣物,踏着夕阳向家中走去。一拍拍杨树榆树柏树柳树也在渐渐暗红的天空下显出婆娑或挺拔的身影,一群群的鸟儿也在一天繁忙的觅食之后回家了。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18 贵州作家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遵医计算机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