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散章 • 正文

陈冬梅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流年,喧嚣了我的宁静

你无端的闯入,染指了素颜的娇羞。我曾封锁的心已将降到零度。却烈火般的焚烧着青春的火焰,是流年还是你?渲染了属于我的宁静。

是缘分的垂怜还是心的期盼?当我把一切往事尘封在粉色记忆里,你的青丝如春风中的杨柳,摇摆不定,美丽的百褶裙,比基尼的柔情,缭乱着我心灵的节奏。狂跳的心,这座空城,能否容得下我的痴。

我曾上了枷锁的心,努力的匍匐在黑夜,放肆的寻找着那早已失去的佳人,却迟迟不见回头。直到此刻的不期而遇。灵儿,你的柔情似水,你的温柔如花般的绽放让我沉醉,我曾冰冻的心却活活被你的温度吞噬,我的灵魂有了一次量的质变。你是我生命中永不褪色的风景。  

我习惯地将你搂在怀中,想你激情过后的百般呵护,想你尽情撒娇后的安静,轻柔地蜷缩在我的怀里,想你羞涩的依偎,更想你美丽的容颜永远定格在眼眸中,想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让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与我演绎这尘世的童话。陪我缱绻生命的每一个狂欢。

自私的将你视为我的唯一,我可以忘记这个世界的纷纷攘攘,可以忘记你经不起流年的给予,可以忘却你不停息的驿站,可以忘却你漂泊的旅行。我唯一不能忘却你的不辞而别……

你倾城的倩影消失在那个风雪交加的夜,疯狂的轻浮着我的尘埃。脑海里、你的温柔、心灵里、你的柔情、胸怀里、你炽热的心,我的世界被你占居了仅有的温存。亲爱,我无法带你翻越埃菲尔的顶端,无法带你领略威尼斯的海上城市,更无法给你安定的未来。可是你忘了,我放弃一切来到你身边,给你最好的爱,最长请的告白,最诚挚的心,你忘了,你闪电般的无端闯入,击碎了我即将越轨的英俊,赐予我一世的流觞,如何正视?  

你指尖的传奇,演绎缔造了我无法愈合的伤,你的所有将我冰封在这个雪夜。昔日美丽的容颜若隐若现 ,我在原地徘徊,何去何从?我的心如此痛彻心扉,痴痴的等待你的回头。聚光灯下的寂寞身影,品着不加糖的咖啡,泪在不经意间顺着脸颊流到嘴角,咸淡的泪模糊了我的双眼。像一只拔光刺的刺猬,身上千疮百孔,痛不欲生,像折翼的天使,断线的风筝,更像被你囚禁的鸟。想飞却飞不高。

我的思念是不可阻止的海洋,如果它能编制成一条河流,我愿意永远漂向于你。任柔情在冷风中无节奏的摇曳,任思念的泪水滑过数不尽的相思,任孤独寂寞缭绕在心口。任岁月拍打着撕裂的心,狂跳的滴着血。

没有勇气从记忆里抹去你卑微的给予,携手的分秒,我原本纯净的沃土,被你的露珠侵透,我安静的世界被你放了插曲,怎能做到将你轻描淡写。或许我们都像烟花璀璨一刹那,像流星灿烂一光年,在灯火阑珊处,被霓虹灯淹没的黯淡无光。

你的出现,染了我多少沧桑与流年,那些华丽的如果被实质一点点凌迟在四十五度的角,你一眸凌眉,触动了我心底多少神经,让时光穿梭在空隙里,让倾盆大雨淋碎随风流浪的风铃, 我摇曳着此浮沉的悲伤,回忆着我不起眼的给予。

爱,本就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游戏,一场华丽的盛世出席。是你?还是流年?喧嚣了属于我的宁静。 

 

【编辑:文韵】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18 贵州作家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遵医计算机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