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节庆 • 正文

“一带一路”将开辟新的诗歌疆域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李晓晨

合影

合影

 

  千余年前,盛唐边塞诗沿古丝绸之路传入中原,“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些诗句回荡在漫漫长路之上,不断生发出新的诗意。时至今日,“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提出赋予了古丝绸之路以新的生机,在这一独特的时代背景下,“一带一路”将对汉语诗歌产生重要影响。3月29日至4月1日,由诗刊社、中共海口市委宣传部共同主办的中国诗歌年度论坛系列活动在海南海口举行。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出席活动。《诗刊》常务副主编商震、副主编李少君,诗人、诗评家谢冕、叶橹、孔见、梅国云、向以鲜、西渡、龙扬志、张定浩、林森等参加活动。
 

  “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使得汉语诗歌创作与研究在今天获得了更广阔的视野。吉狄马加认为,这一构想的提出将开辟新的诗歌疆域,诗人和诗评家由此将打开更广阔的写作、研究视野。他说,这一构想带来的启迪之一就是要在世界范围内观照汉语文学,特别是汉语诗歌。中国新诗迄今已走过百年历程,梳理新诗百年发展史可以发现,新诗创作受到过许多国家诗歌的影响,其中不仅有欧美等西方国家的影响,也有印度、土耳其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影响。汉语诗歌可以以此为参照,加强与其他国家诗歌的交流、碰撞,在世界范围内找到自己的位置,同时在这种交流中发现新的诗意,而这些都需要诗人和诗评家们共同努力。
 

  “一带一路”体现了一种新思维、新眼光、新视野,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各面。商震谈到,这种新的思维方式体现了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交融并存,是一种输出和吸纳双向互动的思考方式,诗人们只有更好地了解世界文化的基本脉络,才有可能更清晰的体认自身文化的基本脉络。对大家来说,“一带一路”提供了创作和研究的秘密通道,在全球化时代,以诗歌为代表的深度文化交流十分重要。
 

  李少君表示,“一带一路”涉及多种语言,不同的文明和文化,丰富多样的生活方式,对当代诗人来说这是一座精神文化宝库,是汉语诗歌的新领域,其中蕴含丰厚的诗歌和文学资源,值得诗人和作家大力开采。诗人们应该积极参与其中,在广泛学习、吸取、包容、融汇的基础上,用心用情理解领悟,尽心尽力包容吸收,进行美的开疆拓土,进行美的创造,写出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伟大诗篇。
 

  面对诗歌创作中的高产量与低质量、大时代与小自我等问题,诗人需要具有更宏观的视野面对时代和生活。谢冕表示,当下的诗歌创作需要去面对这些问题,我们要明白任何人都无法脱离时代和社会背景去写作,如今有些诗歌容易把日常化叙事无限放大,而忽略了对时代和社会生活的回应。汉语诗歌要走向世界可以借助“一带一路”的契机,容纳古今中外、陆地海洋,获得更阔大的气象格局。对此,龙扬志说,新诗自诞生就受到了外来的启迪,来自世界文学的滋润密切了汉语诗歌与其他语种文学的交流对话,其中包含许多文化文明的问题。剑男也谈到,没有文化交流,就没有彼此认同。而通过诗歌推动本土文化走出去,是每个诗人在这个时代应该承担的责任。向以鲜认为,“一带一路”上曾诞生过许多伟大的诗人,他们的探索令人敬佩,在日益密切的文化交流中,中国诗人须继续面对东西方诗学传统,才能建构起自己的话语体系,写出具有中国气派的诗歌。
 

  活动期间还举行了《诗刊》2015年度“批评家”奖颁奖仪式,杨庆祥、吴晓东获此奖项。吉狄马加、谢冕为获奖者颁奖。杨庆祥在获奖感言中谈到,诗歌与世界总是超出人们的想象,我们只能以一种有限性来面对这种无限性,想象一种对话的方式来处理这个时代简单的对立原则,“我一直坚持期待并践履着这种诗歌批评和诗歌写作”。并未到场的吴晓东表示,《诗刊》建构起了一个“诗歌共同体”,它是存在于远方的,一个美好、绚烂、壮丽的乌托邦的表征,愿更多人共同守护诗的家园和理想。
 

  “椰树下的三角梅”诗会和“三角梅与海口魅力文艺座谈会”同时举行,30余位诗人、诗评家走进海口的大街小巷、社区广场采访创作,从当地的地域文化、人文历史中汲取营养,为日后的创作积累素材、激发灵感。

 

  【编辑:与文为邻】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18 贵州作家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遵医计算机工作室